安幸酱

雷安(真是一个过了几个月的七夕)

雷狮格言:玩脱?没关系,艹一顿就好,实在不行,,,,,就两顿。
雷狮说到了并且也做到了。。。。

又是一年七夕,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是安迷修与雷狮正式确立关系后第一次一起度过的七夕,,,,本来应该是这样没错。

今天的商业街到处都充斥着粉色和甜蜜的味道(酸臭味),街上无疑都是手挽手的情侣,但还是会有极少数的的人独自出门找虐,而安迷修就是那极少数人中的一员,安迷修是一名上班族本该在今天工作的他为了这次七夕冒着被砸的风险跟丹尼尔请了假,丹尼尔同意了因为他也有要会面的人,某只白色狐狸。

本以为会是完美的?一天,可雷狮却以“啊,跟粉丝打赌输了,所以今天一天差不多都得直播,没法陪你了,不过晚上可以~”安迷修忍着打他的冲动,黑着脸出了门而我们的雷·什么都不怕·狮先生在他走之后开了直播。(心真大)

安迷修浑浑浊浊的在大街上走着,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忽然在人群中穿梭的芦荟和菠萝吸引了安迷修的眼光。安迷修赶紧追了上去打招呼(why?)
“哟,渣渣。”嘉德罗斯说到
“嗯”格瑞随声附和
“嗯呃,你们在约会吗?”安迷修问(看不出来?)
“是的”格瑞说
“哦哦,是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那个。”格瑞率先开口
“雷狮呢?”
“他,,,,忙”
“哦,是吗”
“那渣渣你和我们一起吧”嘉德罗斯向你发出了邀请。
“可这,,,,”安迷修看了看格瑞
格瑞点头并向你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好吧”
在接下来的路线中瑞嘉安先后遇见了凯柠,卡埃,佩帕,丹狐,幻金,红绿灯等等等等于是他们组成了拆迁队(?)在街上肆意横行(?)看到好吃的好玩的都先给安迷修(?)最后成功的被别人误认为是黑帮老大的安迷修很无奈。。。。。

傍晚
拆迁队众人来到了某音网红蹦迪场所刚巧这儿正有人直播,而很凑巧的是雷狮也正在看这直播。(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好的,现在让我们去看看蹦迪的地方╭(╯ε╰)╮”某音主播说到。镜头正巧不巧的转到了安迷修一群人,(注:此时安迷修已经喝醉了)看着这一群的帅哥美女,主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因为安迷修看起来落单所以这个想法就由安迷修来实现吧!(我是作者,我说了算)。
“小哥哥~小哥哥~”主播一边拉着安迷修得手一边说
“怎么了?可爱的小姐。”安迷修停下尬舞,
“小哥哥,你今天一个人吗?”主播问
“嗯,是的,小姐”安迷修答
“那,,我可以和你一起吗?”主播抬头看着安迷修,安迷修没有回答看上去有些犹豫。
“不行吗T^T”主播有些惋惜的说
“不不不,当然可以,和您这么美丽的小姐一起是在下的荣幸!”安迷修慷慨激昂的说到,脸上的微笑更加灿烂。
主播听后立马加入了安迷修的尬舞中,一旁的凯丽众人们小声议论到
“安哥喝醉了吧?喝醉了吧!”
“那妹子是在直播对吧?!对吧!”
“雷狮没再看吧,诶诶,安莉洁,安莉洁,你去看看雷狮直播”
安莉洁打开雷狮直播,直播还看着可人却不见了,只留下一群自嗨粉丝和,,,直播内容中安哥乱动的身子,,,(安迷修.猝)
果不其然,众人才一转头看安迷修,,雷狮就赶了过来,主播妹子被甩在一旁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人拉拉扯扯的望远处走,而她的直播间早已炸开锅,全在讨论雷狮
“额诶诶诶!那不是海盗船吗!”
“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帅啊”
“所以。。。。。他为什么在这?”
“刚刚,那个小哥哥好像喊他叫雷狮吧,,”
“雷哥!!!!我爱你!!!!!!!!”
“前面已经喊上了。。。雷哥!!!!!我也爱你!!!!”
“前面的!这是我家甜甜的主播间,你们不要ky”
“。。。。。”
“散了,散了,去守雷哥直播去”


我,,,拖了几个月的稿子,,,潦草干完了?注意,,我还活着,虽然也只有几个人关注。。。。。初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

该死,这江澄竟如此甜美(沙雕文)1

大学pa(大学超赞我爱大学)
emmmmm设定,,,,这所大学有些不同
    今天依旧是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一天,可某位姓江的人士脸色却与这天气相差甚远

        为何?

     今日江澄才起来,一环顾四周发现宿舍里进空无一人,正当江澄纳闷时一阵小声呻吟从下铺传来还有与其相伴的震动让江澄清醒了些,下铺睡的是聂怀桑,平日有时会当“众”播放a~v,g~v之类的。都是男人撸~撸~管也正常,江澄这么想到(然而澄澄你并没有撸过),下床后欲提醒他小声些时却看见了,,,,,,魏无羡和蓝忘机,,,,,奈何蓝忘机死瞪着江澄不然早把魏无羡踢下床了,江澄暗骂一句后,匆匆洗漱整理完离开了这,在途中路过楼梯间聂明玦正和瑶妹调情看到江澄打个招呼继续调情,出门路过“小树林”晓薛正在缠绵(不要想歪)路过

在受到这等攻击后江澄决定去找自己侄子寻安慰。来到他们宿舍前,正好碰到金凌在与蓝思追告别,蓝思追总算走了江澄正想上前可就在这时!金凌忙追了上去,拉着蓝思追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然后羞红着脸跑了回去。

江·我最直·澄世界观得到了颠覆,“师妹~”熟悉的配方江澄一回头果不其然是魏无羡旁边还跟了个蓝忘机,一见这两人江澄的脸又黑了一层。
“魏无羡,有什么事吗?!”江澄没好气的问到
“哎呀~师妹别这么凶吗~”魏·有蓝忘机在·无所畏惧·羡开口说到
“哼,金凌他们是怎么了。。。”江澄问
“哦~他和谁啊?发生什么了?”
“金凌他,,,,,他刚,,刚刚亲了蓝思追”江澄略微结巴的说道。
“,,嗯/哽咽/,金凌长大了,,咳嗯/哽咽/,嫁过去后从小狼狗变成小娇妻了嗯/哽咽/,呜呜,是不是二哥哥~”
“嗯”蓝二机回到
“哈?金,,金凌,和蓝思追交往了?!我怎么不知道?!??”江澄一脸懵逼
“哦,师妹你不知道啊?就是,,,,”还没等魏无羡说完蓝忘机便一把将他拉走了,至于原因吗~我也不知道(๑•ั็ω•็ั๑)。魏无羡连忙转身对蓝湛又亲又抱口头上也没闲着“二哥哥~怎么?生气了?还是说~~~吃·醋·了~?”蓝忘机不语
“哎呦,二哥哥澄澄可是我师妹没事的啦~”
江澄:mmp
"天天"蓝忘机抛下这句话后也不等魏无羡反抗,就将人横抱带走,留江澄一人风中凌乱。
澄澄委屈,澄澄心里苦,澄澄要说(滑稽)

我,,,我尽力今天码完,,,如果有人想看的话

渣渣的我又回来了,吃醋

还是很渣
特渣
提的意见听了,,但好像还是很不好

今天贺天很生气非常生气,特别生气因为,,,,,自家媳妇和别的野女人跑了。

贺天找自家媳妇回家的时候被拒绝了,理由是“寸头我叙叙旧”虽然是个很智障的理由但贺天还是信了毕竟是他媳妇不会骗他的,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就在贺天准备回去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媳妇和别的野女人走了。。。。。

对方是一个身材前凸后翘长相成熟韵味看上去年龄30了的女人,出息了呀莫仔,敢在外面找女人?不给点教训是不行了贺天心想着。

过完晚饭时间不久红毛就回来了,他知道以贺天的生活经验(不,根本就没有生活经验)是活不下去的所以只好匆匆赶回家准备去给贺狗子做饭,到了家中,红毛在玄关将鞋脱下整整齐齐的放在鞋柜中后发现贺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前“迎接”他,而是在沙发上看手机见红毛都走到面前了也没吭一声。

红毛觉得他也许是累了(不)所以也没多在意。
“贺天,我去做饭了。”红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贺
“?在哪吃的?吃的什么?”红
“方便面”贺
“别总吃方便面不健康,我还是给你弄点吃的吧。”红
“,,不用了”贺
贺天这态度让红毛怒了。
“你他妈吃不吃?!”红
贺天被他这一吼更加烦操直接抛下一句
“说了不吃,你想做就做吧。”然后回了客房。

九点时,红毛洗完了澡气也消了,来到客房坐在床边向贺天问到“你什么时候睡?”,贺天头也没抬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句“今天我睡这,你回去吧”
红毛听完有些懵不可置信的又问了一句“你睡哪?”贺天依旧冷漠的重复了一句“今天我睡这,你回去吧”红毛意料之外的“乖乖”回去了。

到了主卧,红毛开始含着泪清行李,“贺天就是不想过了”他边想边加快了手速,不过一会箱子中便塞满了红毛的洗漱衣物。红毛碍手碍脚的走到大门口,轻轻打开了门出去后又轻轻关上了门不留一点痕迹(讲究) 然后直奔贺氏集团员工宿舍(毛毛你可长点心吧)。

此时躺在客房的贺天按耐不住想看媳妇的心情于是也像刚刚红毛那样碍手碍脚的爬到了主卧门口
抬头一瞅发现房间空无一人,在找找屋子也没看见,这是贺天才发现红毛放在主卧的箱子不见了还有衣柜里属于红毛那一格的衣物,贺神棍掐指一算发现事情不妙再掐指一算发现事情另有蹊跷,于是连忙打给了红毛妈妈?
接通
“喂,找谁?”
电话那头并不是红毛妈妈而是另一个与红毛妈妈有些相似但却是更加妩媚的声音
“您好,我是贺天是来找莫阿姨的”
“哦,她现在不在,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请问您是?”
“她妹妹”
“好的
“请问一下,莫关山他有回来嘛?”
“小莫吗?他下班和我吃完饭就回去了,等等,,,,贺天,,贺天这个名字,,,,,哦哦!你是小莫男朋友吧!”
“啊,,是的”此时贺天瞬间明白了
“那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事了,阿姨我先挂了”
贺天想了想莫关山可以去的地方,酒店应该不会,这附近的酒店先是价格昂贵再就是都是贺家的,那他就只能去,,,员工宿舍了,,这样更笨啊,莫仔贺天心想。

来到员工宿舍,莫关山正在晾晒自己的衣服看见贺天也不怂(不,不怂是假的,只是不想丢面子)直接开口问到:“你来干嘛,贺总裁?”完了,真生气了,贺天心想。但这也拦不住贺不要脸天,贺天开口道:“来接你回家~”
“哟,那可真麻烦你了不过不用我今天睡这”
“别嘛,我想和你一起”
“我不想你,你自己回去”
“莫仔~我爱你和我回去吧”
“,,,,不”
“为什么?~”
“你自己知道”
“我错了,我,,,不是误会了吗~”
“误会什么?”
“你和你小姨出去吃饭的事”
“哈??这你都误会”
“没办法嘛,谁叫莫仔你这么有人格魅力”
“哼,你回去”
“诶,别啊,莫仔~~~~~”
“呕,,”
然后接下来贺天开始了疯狂求爱模式,其他员工表示:你是总裁你任性,你是总裁你任性。

其实到最后红毛还是没同意,是贺天威胁(串通)主管把钥匙给他然后直接进去扛人(公主抱)回去。

第二天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
昨日,贺大总裁尽在员工宿舍楼向员工莫关山疯狂求爱,这究竟是贺总的扭曲,还是莫关山的沦丧?

贺红,再遇(短)

第一次发文,还有挺多屯着的文,但我懒得打字╭(°A°`)╮
小学一年级文笔

  依旧是“完美”的天气,依旧是吵吵嚷嚷的酒吧,唯一不同的就是坐在酒吧正中间的人,贺天。
之前见面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了,要不是因为工作红毛估计会直接跑路走人, 可他没办法因为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工作“酒吧招待生”,虽然其实红毛并没有怎么动,只是帮酒保拿酒之类的,偶尔才会让他去送酒,这也正合红毛的意不用做太多事工资也还可以几乎只涨不减,可今天红毛却在努力找事干,因为贺天,也许他会看到自己所以还不让自己忙点比较好,当然除了送酒,可天往往不尽人意。“关山!”一个声音响起,是这个酒吧店主,‘估计是有事’红毛心想,“怎么了”红毛问,“你去给这桌送酒”店长指向一桌,红毛抬头朝他指的方向望去那竟是贺天坐的那一桌。贺天身边围满了人,无论男的女的,坐的站的都有,都在向贺天搭话或灌酒,贺天则报以微笑(奸笑)然睇后接酒或回话但是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靠的不是太紧也不太松还有两张熟悉的面孔坐在贺天右侧是见一和展正希,这两人外貌上没变多少但是却显得成熟了些贺天也一样,就好像感觉只有自己还是那么幼稚,过去了就让他过去不要在在意了,怕什么不就是见面吗!?反正来的好做朋友来的不好就这样,他又不会怎样,分都分这么久了,虽是这么想但红毛还是在见一,展正希去溜达的闲暇才壮着胆子去的,而在角落的店主则一脸女儿出嫁(?)的表情,这店主不是谁正是贺天的姐姐(私设)贺淇她是在挺久之前与贺父闹翻了离开了贺家但还是与贺天贺呈保持着联系,当初贺天红毛交往时贺天告诉了贺淇还发了照片,贺淇也因为贺天的描述对红毛挺有好感后来他们分手时贺淇也伤心了好一阵子,而不久前红毛来这时贺淇还确认了好久,真正确认是后贺淇便开始拟定  “破镜重圆”计划所以就出现了今天这一出,贺淇也是为他们操碎了了心啊(不),贺天其实也不知道,所以当红毛送酒来时贺天差点就直接站起来将他拥入怀中了,可这种冲动还是被压抑了下来,“你的酒”红毛弯腰将酒放在贺天面前,贺天接酒道谢后问“过得还好吗?~”,红毛听贺天问他这个一时有些回答不来所以只好敷衍的答了句“嗯,还好,挺好”,“这么久没见,如果可以的话能和我一起吗?”贺天用右手拍拍自己右侧原本属于见一他们的位置示意红毛可以坐这,“啊,”红毛有些纠结,因为贺天看上去已经放下了虽然是如红毛所想但他还没他还爱着贺天,看到他时还是会小鹿乱撞所以一起喝酒不免还是会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形容),可贺天都这样了不喝好像不给面子似得,最后红毛还是答应了,走到贺天身边坐下,贺天周围的男男女女都用惊异,愤恨的眼光望着红毛,他们就没见过除了见一,展正希还有谁让贺天这么关心,更何况还是个从没见过的人。红毛坐下去后没主动开过口,就只是在那坐着,喝喝桌上的酒,有时贺天虽然也会找他说话但也只是问候,或递酒给他,红毛有些醉了但他还是继续喝到了结束,结束时红毛早已醉得不醒人世倾倒在了贺天身上,贺天也不在意只是换了个姿势好让他睡得更舒服些,散场时贺天将红毛公主抱抱了回去(贺天家),至于见一,展正希,但是他们回来时看红毛竟在这里于是很识相的先回去了。会到家后不久红毛就醒了,但酒还没醒,看着熟悉的房间可熟悉的人却不在,于是直接下床开始了寻找贺天之旅,醉酒的人一般很蠢就比如红毛(喂)才看过一遍厕所就不找了,直接就站在厕所门口喊“贺天!!!!”,在客厅的贺天闻声赶来,见红毛上身穿着酒吧白衬衫下面只有一条灰色内裤没穿鞋子就站在厕所门口,至于为什么没穿裤子是因为回来路上红毛吐了,吐在了他自己裤子上虽然就算不吐贺.不要脸.天也会脱他裤子来饱自己眼福(还有手福/真不要脸(小声bb)/)。红毛见贺天来了直接走向他然后伸出双手说“贺天,抱抱!”贺天把他抱了起来,红毛用双手揽住贺天脖子双腿夹住贺天的腰看着贺天,贺天先是用双手托着红毛屁股时不时捏捏,然后和红毛对视着走向客厅期间红毛总是会亲亲贺天的脸颊但就是不亲嘴,贺天这躁动啊一到客厅就把红毛扑倒在沙发床上,马上要亲上时红毛一把把贺天推开了“不准亲!”红毛说,“为什么?~”贺天一边说一边上下摸索着红毛的身体,扣子已被一粒粒的解开可红毛却还是执着于接吻,“因为,,,因为,,你不喜欢我”红毛支支吾吾的答到,贺天听红毛这个答案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谁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的”贺天怎么会不喜欢红毛?贺天这几年来心心念念的人就是红毛,他恨不得把整个世界找一遍,可他又怕红毛被他找到后已经不爱他了,或是害怕他所以在酒吧的时候贺天才没按着自己心意来做,他害怕红毛又会不见可现在也没必要担心了,事实证明红毛还是爱他的。红毛又问“那,,那你还喜欢我?”贺天答到“对,我还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对吧。那既然我们还互相喜欢那要不复和试试~”红毛撇过头去沉默了一会,然后又将头转了回来对上贺天的视线,伸手又揽住了贺天的脖子将唇送了过去,贺天看他主动送吻上来一阵开心,然后便开始了“侵略”。(拉灯,,有时间就写肉/抱歉/)

        清晨
红毛一脸懵逼的看着熟悉的房间,身旁熟悉的人和身上熟悉的痕迹,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又不对,时间不对,他们已经分手了,可为什么还会像现在这样?正当红毛还在沉思昨晚时贺天已睁开了眼睛,一手搭在了红毛腰上,声音温柔(油腻)的问到“毛毛睡得还好吗♥”,红毛一脸懵逼的点点头说了句“还行吧”后过了几秒才发现不对,
为什么?我们不是分手了吗,我,,我为什么在这,也许我灵魂互换了?对,就是灵魂互换了,只是这人名字或外号里刚好有毛而已,,对,也许是黄毛之类的,红毛心想。
“贺天”
“嗯,怎么了莫仔”
啊,这个人也许叫莫毛
“我问你件事”
“嗯~”
“我叫什么名字来着”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呢?红红”
这下红毛彻底明白了,这人压根就不叫莫毛,这人是。。。莫红毛,或莫毛红!
“我刚刚起来忘记了”(聪明!)
“哦~是吗~那我就告诉你吧”
“嗯嗯”
“你叫,莫关山”
“嗯嗯,我就知道,,嗯?什,,什么?”
“等等,贺天你他妈再说一遍看看”
“莫关山~”
“是,,是我”红毛一脸茫然
“是的哟~”
“那那昨天就是,,你,你和我那那什么的”
“是啊,怎么,毛毛不乐意啊”说着手便不安分的在紧贴床面的半臀上游走着,而红毛浑然不觉。
“可,我们,,不是分手了吗?。”说到这里红毛不由得有一点哽咽。
“但昨天晚上”
“我可是再毛毛你同意后,我们复和后才做的哦”贺天油腻的笑着
“啊,,你知道有句话吗,醉酒的话不能信”
“那毛毛你是不想和我复和吗?”
“嗯,,也不是,,就是,你不是不喜欢我了吗”
“是啊”
“所,,,所以嘛,,,那我们,干,,干嘛还复合,,你又不,,不,,喜,,欢我,了,,唔”红毛说着又开始哽咽眼眶也缓缓变红了,而贺天还是那么谈笑轻风的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那,那你干嘛还要做?还要复和?既然你没感情了那就还是分手,对你,,我都好。”
“谁说我没感情的”
“嗯?”
“我不喜欢你是真的”
“因为,我爱你”
“你,,你,,你”
“怎么~”
“说话能不大喘气吗?”
“嗯,所以毛毛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我也,,还,爱你”红毛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那你还愿意和我复合吗?”
“,,,,”红毛没有回答,但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贺天看红毛同意了,便直接翻身将红毛压于身下,低头在红毛耳边呢喃道“既然毛毛同意了,把我们就在来一次‘庆祝活动’吧~”
“诶?!我同意是同意了,,但也不必要再来,,,一,,,哈,,,啊嗯,,,,,,”

晨勃了解一下~

腐群,二次群

就过来宣个群╭(°A°`)╮
只要是混二次的就行
群号:553975325